加入收藏 |
当前位置:主页 > 沉默传奇sf发布网 > 正文

绝对公益传奇私服《龙珠传奇》叶默生是明珠谷奸细李易欢身世曝光 附剧情介绍(29)

2017年10月10日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康熙前来询问吴应麒平西王派人来驿馆一事,吴应麒只解释道吴三桂之所以派人来是因为他们之前遭遇了劫匪。待吴应麒离开之后,康熙觉得平西王派人来之事有蹊跷,极有可能与舒建遇害一事有关。索额图只道如果平西王知道金钥匙的秘密,那他之前就没有必要派吴应麒将金钥匙送入京城。他认为刘德昭的嫌疑比较大,刘德昭是鳌拜余流的势力,极有可能是他想夺取金钥匙。

永和宫内,易欢与倾城两人在房内叙旧,六师父嘱咐着易欢行事千万要小心,凡事一定要按照清宫中的规矩来。易欢出声答应后依旧心疼着倾城的付出,倾城只道是为了光复大明的大业,她再辛苦也不值一提。

十天时间已到,可索额图还未调兵回来。康熙让易欢拿刘德昭行贿的金银珠宝去换取粮食,李公公却认为这样不妥,若是这样光明正大拿着金银珠宝去换粮食必定会引起刘德昭的怀疑,慈煊也认为这样做不合适,他们现在表面上与刘德昭是一条船上的人。康熙也明白了其中的利弊,既然金银珠宝没办法去换取粮食,康熙便让易欢将她与倾城前阵子当掉的首饰都赎回来。

 

慈煊让叶默声赶紧回去,别让吴应麒起疑。叶默声却不放心易欢,不肯回去,他将槐荫县的事情告诉了慈煊,慈煊听到易欢受伤便想要去找易欢,但倾城受伤他也不能置之不理,叶默声提出他要去寻找康熙和易欢的下落,找到两人之后再第一时间通知慈煊。慈煊听此虽然有些不情愿意但也只能按照叶默声所说的做。

慈煊与索额图在鳌拜府上盯着手持令牌自由出入鳌府的密探,这些人都戴着面具根本无从辨别身份。慈煊让索额图派人跟踪密探,索额图只道这些密探江湖经验都很丰富,而他派去的人大多都是八旗子弟,江胡经验欠缺所以总是跟丢了。

孟祥和回到府衙内,刘德昭请了太夫为孟祥和医治,孟祥和告诉刘德昭钦差身边的人都是大内高手,刘德昭听此便打算另找机会再解决掉钦差龙三。随即,刘德昭问起孟祥和十年之约到期后,他是否还愿意追随自己,孟祥和表示自己只想浪迹江湖,不想继续留在官场。刘德昭也不勉强于他,只让他前去将裘贵庄园内的机关修补好。

李公公将康熙的行动告诉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知晓目前皇上很信任李氏兄妹,但她认为李氏兄妹二人来自乡间确实有些可疑,还需要多加防备。李公公趁机向太皇太后提出他想要自由出入鳌府,一来可以盯着鳌拜,二来也可以查探李氏兄妹二人的底细,太皇太后听此欣然应允,她给李公公下了一道懿旨能自由出入鳌府,如果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第一时间向她汇报。

舒婉心不肯和龙三走,她听闻孟祥和下狱的消息想要让刘德昭放了孟祥和,刘德昭听此便起了疑心,舒婉心从何得知孟祥和下狱,而且还为孟祥和求情。舒婉心只解释道她是在裘府和刘府居住受孟祥和多加照顾,所以心存感激这才为他求情。刘德昭想进一步追问,而此时他的夫人和舒府管家却急忙来报,丽嫔不见了。

第38集 - 康熙易欢劫银买粮,赈灾救民

刘德昭告诉康熙,劫走官银的有二十多人,个个都武功高强,训练有素,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也只有牛角寨才有这个本领。康熙听此便指出为了剿匪而冤枉了三名百姓,这有违大清的例法,刘德昭依旧好言哄骗着康熙,他只道自己确实是采用了特殊的手段,可他已经将三人和之前的灾民都放回去了,而且还加以补偿。

康熙带着侍卫进来搬运白银,三人搬着几马车的白银满载而归,返回舒府。

 

慈煊与倾城两人接了头,倾城将她到手的一号金钥匙递给了慈煊保管。慈煊问起倾城他们这次遇到劫匪时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倾城认为这帮劫匪极有可能是吴三桂的人。

康熙同意了慈煊的想法,但想要亲眼见证刘德昭是如何对付灾民的,于是易欢将康熙易容成老头子,一行人随着老百姓一起到庄园。裘贵将庄园的大门紧闭,拦着百姓们不让百姓进去查看,而刘德昭接到消息后也带兵赶到了庄园。

易欢安慰着龙三,两人谈论到了皇帝。易欢只道当皇帝才是最可怜的,他虽然是皇上,一国之君,可并没有人会把他当成真心朋友,也没有一个女孩儿会真心喜欢他。而龙三并不是皇帝,所以他会有很多真心朋友,也会有女孩儿真心喜欢他,龙三听完后自嘲一笑。

倾城与孟祥和在争执拉扯之间无意出手打伤了孟祥和,孟祥和看到倾城会武功便知晓了她并不是舒婉心。眼见倾城的身份暴露,躲在后边的六师父只好现身重伤了孟祥和,想取他的性命。倾城见此急忙阻止,她让六师父给她一些时间,她要与孟祥和好好谈谈,她相信孟祥和一定不会出卖他们。

康熙对索额图和众人都进行了嘉奖,他想升慈煊为副院判,可慈煊却只道自己的能力配不上这个职位,他不想接受。康熙听完后便赏赐了慈煊一件黄马褂,如果日后慈煊有事找他可以直接穿着黄马褂进宫。话毕,热血传奇私服1.76,他想对易欢进行赏赐,易欢只道她想要让皇上答应她两件事。

 

鳌拜告诉易欢龙三乃是康熙微服出宫私访的化名,而皇帝也向易欢承认了自己就是康熙一事,慈煊在一边听此马上向康熙行礼并急忙让易欢下跪,可易欢却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一事实,她当众打了康熙一巴掌便匆忙跑开,康熙急忙上前去追易欢。

御书房内,康熙面色沉重地告诉倾城舒建在护送遗物的时候身受重伤,危在旦夕,但昏迷之中一直喊着舒婉心。康熙将舒建接收他密旨一事告诉了倾城,他猜测舒建这次的遇害是与一把特殊的金钥匙有关,这帮劫匪极有可能是冲着这把金钥匙而去的,这并非一起普通的劫匪案,而是牵涉着许多的秘密。

康熙听此便直言夸赞着倾城。康熙走在前边,易欢与倾城两人在后边走着,易欢发现了倾城手上的血迹连忙让她擦干净,倾城只道血迹并不是她的,刚刚有人要伏击慈煊,她把那个人解决了所以才留下了血迹。

康熙抱过婴儿后跪了在死去的大嫂面前,他想起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不禁泪流满面,易欢在一旁看到康熙因为灾民而流下了眼泪内心也有所触动,康熙曾经说过他自八岁登基起就并未再流下过眼泪,可如今他却为了灾民而流下了眼泪。

易欢假意顺从孙福,她在孙福的酒里面下了蒙汗药。孙福一直想要在易欢的身上揩油,幸好易欢聪明给躲开了去。易欢和孙福玩起了掷骰子的游戏,她趁机用加了药的酒把孙福给灌晕了过去。易欢因为无法将睡成死猪的孙福带走,她给慈煊和倩影发了暗号。慈煊和倩影、小叶接到易欢的暗号后便立刻赶到了春风院接应易欢。

 

康熙告诉易欢他虽然派了索额图和大内高手盯着鳌拜,但他之前已经答应了鳌拜让鳌拜自己掌管情报网,所以索额图他们不好干涉鳌拜手底下人的正常工作。这事情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因此他想派易欢和她哥哥去盯着鳌拜,跟踪他手底下的人摸清情报网。

三人都换上夜行衣准备出发,易欢担心康熙没有穿金蚕背心会有危险,她上前自己摸了康熙的胸膛确保他穿了金蚕背心,万无一失这才放心,慈煊在一旁看到两人的行为心里很不是滋味。随即,他便嘱咐着康熙行动时千万不可恋战,凡事必须在他的掩护下才可以行动。话毕,他将庄园内的地形和机关图交给了康熙,让康熙再熟悉熟悉。

易欢吃完地瓜便躺下休息,康熙担忧着易欢的身体便冒险到县里去给易欢抓药,结果药店的老板娘一听到康熙没有钱,无论康熙怎么请求她都不肯把药给他,她让康熙要埋怨就埋怨官府和皇上,她这里不是慈善堂。

此次调兵一事只有他们几人知道,除了李氏兄妹之外其他人都来历清白,索额图暗叫不好,他猜测这些杀手极有可能是李氏兄妹派来的,纳赛听此也猜测出皇上会有危险,正当两人犹豫着要赶回去救皇上还是要继续去调兵时,杀手再次追上来。

刘德昭和裘贵已经下了通缉令,现整个山西境内都在通缉慈煊和康熙等人。刘德昭想起了舒管家的话,万苏与丽嫔的长相一样。裘贵只道万苏不可能是丽嫔,当初是他在外边发现的万苏。刘德昭认为万苏长得与丽嫔一模一样,今天的事情肯定有蹊跷,他询问着舒管家丽嫔进宫前后有没有什么不同。

晋王想让李公公加入大明义士联盟,可李公公却认为大明王朝害得他家破人亡,他辛苦熬了三十多才有如今的地位,他坚决不肯为朱氏后人冒上自己的生命。晋王还想再劝说李公公,可李公公心意已决,坚决不肯帮助晋王反清。

老汉将手中的粮食拿出来给大家看,这些粮食都是他从庄园里带出来的。眼见百姓的情绪越发的高涨,刘德昭便告诉百姓那两个蒙面人是江洋大盗,明朝余孽,百姓这回明显不肯再相信刘德昭的话,刘德昭见此只好告诉众人就算里边真有的粮食和银子,他们也无法证明粮食和银子就是朝廷所拔下的赈灾粮和赈灾银。

第二天,庵堂里,慈煊和小叶几个人趁着孙福和夫人到庵堂里进香准备动手。

易欢急忙前来告诉康熙,假玉玺和假密旨都不见了,慈煊猜测出舒府当中有人被刘德昭收买了,而这假玉玺和假密旨也已经落入到了刘德昭的手中,他们可能会有杀身之祸。易欢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逃为上策,康熙只道他们现在想走也已经不来及了。这时,刘德昭派人前来请康熙过府去商议赈灾事宜。

易欢见康熙处理完事情,她为康熙点了安魂香让他熟睡过去。李公公生怕易欢点的香会对康熙不利,易欢只道那只是普通的安魂香。李公公让易欢不要伤害于康熙,康熙是他伺候过最好的一位皇帝,易欢向李公公保证她不会伤害康熙,如果他们要真的想伤害康熙,大可在宫里就直接对康熙下手。

翌日清晨,刘嬷嬷发现池塘里的鱼少了一条,而且院子里的鹦鹉也不见了。刘嬷嬷想要责罚几个昨晚离开过房间的秀女,易欢不想让秀女们帮她受罚就主动承认了她昨晚也离开过房间。刘嬷嬷早就看易欢不顺眼了,她让手下在树下搜到了鹦鹉的尸体,这下人赃俱获易欢也没有办法抵赖了。刘嬷嬷命令手下将易欢拖下去打三十个板子,这时,丽贵人走了过来帮易欢解围。

康熙让易欢见好就收,易欢和赌徒都押上了全部身家赌最后一局。赌徒开了最高点豹子,本以为稳赢了这局,岂料易欢却用三个色子摇出了十九点。赌徒不肯服输,他认为易欢是出老千,易欢灵机一动骗众人说官差来抓赌徒,众人惊慌之际她和康熙趁乱拿上银子和金镯子逃出了赌坊。

倾城和六师父带着易欢去了御花园里面散步,她把皇宫里她为什么进宫的原因给易欢从头到晚讲了一遍。易欢这才知道雪姐姐从小就被培养起来送进宫,她有点同情雪姐姐要委身于仇人。倾城却说只要能替家人们报仇,她的清白算不了什么。易欢向雪姐姐和六师父保证,她以后绝对不会在宫里闯祸了。

 

吴应麒追着倩影到了树林,他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倩影并对她温言开解,倩影只道她最在意的并不是脸上的这道伤痕,吴应麒道他知晓倩影真正的伤痕是在心里。倩影看着眼前的吴应麒颇为感动,她告诉吴应麒她脸上的这伤痕是被黑熊的袭击所落下的,当时她与她妹妹两人都十分危险,可她爹爹却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先救了她妹妹,而她妹妹还并非是亲生的。吴应麒听完越发地对倩影怜惜了起来。

虽然他鳌拜是康熙的眼中钉肉中刺,可两人都是满八旗的身份,同为大清子弟。而李氏兄妹却身为汉族,来历不明,行为诡异,说不定两人正是前朝的余孽。康熙坚决不相信易欢会是那样的人,他认为此次若非李氏兄妹反戈一击,他早就死于鳌拜的刀下了。

 

康熙在半途中遇到樵夫,他从樵夫的口中得知土地庙已经出事了,被大量官兵包围,康熙不得已只好转身跑回茅草屋。慈煊和倾城已经暴露,叶默声让他们两人去引开官兵,然后他去找易欢和康熙,最后再一起汇合。

小女孩的母亲回家之后看到康熙骗走了小女孩的半块烧饼十分气愤,康熙一直护着手中的烧饼不让小女孩的母亲拿去,他向小女孩的母亲保证他不是骗子,来日他一定会还小女孩十张肉饼,小女孩的母亲依然不相信康熙所言,康熙从小女孩母亲口中得知槐荫县的灾民们也和太原的灾民一样,得不到赈灾。

康熙将几位心腹大臣召集进宫,就连慈煊也请了过来,众人纷纷不解皇上究竟是有何急事大半夜召集众人进宫。康熙告诉众人此次召他们前来是有一题目解不开,索额图听完题目之后,他的答案与易欢所想的一样,可康熙却道这个答案并不过关。

康熙对于慈煊这一应变能力之强感到佩服,他表示在这方面自己需要多多和慈煊学习。众人都上了渡船,可刘德昭也赶到了河边,慈煊让康熙几人先行离开,他来拖住刘德昭。

谢大牛不愿意招认此事,他当着众人的面辱骂着现场的所有官员,刘德昭听此只道自己再给他次机会,究竟他是要直接画押还是要领教公堂上的诸般刑法之后再画押。谢大牛依旧不肯招认,刘德昭便想要直接动刑,易欢听此急忙阻止。

府衙的大门紧闭不让任何人查看审案,三人只好跳上屋顶偷偷看着里边的情形。这三名老百姓均是这次旱情的灾民,官府从他们家中搜出了官银官粮便一口咬定他们是与盗窃案有关,三名老百姓只能大喊冤枉。

第44集 - 康熙易欢离开城内,倾城慈煊大闹刘府

鳌拜将大补丸给了李公公并想让李公公为他在太皇太后面前多加美言,让太皇太后出来见他一面。可李公公却道他之前已经试过了,太皇太后的意思是想让鳌拜多加冷静冷静,日后再谈。鳌拜听此深觉最毒妇人心,之前他协助了太皇太后拿下多尔衮,现在太皇太后却想将他踢出局。

索额图和易欢两人在边上吃着糕点,这时侍卫前来禀报鳌府里上上下下,里里遍遍都搜过了,就是找不到大补丸的解药。索额图让侍卫继续查找并将查收的财产清单给了易欢查看,易欢只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不对,索额图让易欢与他借一步说话。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